专家论坛

金哲主任:漫谈中医药在不孕症治疗中的干预环节
——2017-02-21

漫谈中医药在不孕症治疗中的干预环节

金哲  主任医师

  生育是人类得以延续的基础。自古以来,育嗣便是中国人人生的重要环节;助孕也因此成为中医药临床研究的重要领域。当前社会,女性生育年龄普遍延后,加之“二胎”政策落地不久,有生育要求的女性大多集中在30岁至40岁之间。《内经 上古天真论》有云:“五七阳明脉衰,面始焦,发始堕。”

即认为“五七”为女性生命机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,女性的生育能力由此而衰退。因此,针对患有不孕症的女性,特别是年龄大于35岁的女性,制定适宜的助孕策略帮助患者尽快妊娠是医生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中医如何解决助孕的问题呢?清代有一个叫萧慎斋的医生,在他的《女科经纶》一书中写到:“种子之道有四,一曰择地,地者,母血是也;二曰养种,种者,父精是也;三曰乘时,时者,精血交感之会是也;四曰投虚,虚者,去旧生新之初是也。”这段话为后世的医生所推崇。简单说来,可以把“种子之道”归纳为三点,即种子、土地、时机。

先说“种子”。《女科经纶》中之“养种”特指“父精”。而本文只谈女性不孕,因此本文中的“种子”特指“女精”而言,即卵子。卵子质量是决定女性能怀孕以及胚胎能否持续发育的重要因素。由于对微观认识的限制,古人书中没有明确提出过卵子的概念,认为女性怀孕与“血”最为相关。如《女科经纶》讲到“医之上工,因人无子,语男则主于精,语女则主于血。着论立方,男子以补肾为要,女子以调经为先。”“昔人论种子,必先调经。”也就是说女性月经正常是怀孕的前提条件。这一点与现代医学的认识是完全一致的。因为月经正常与否恰是卵巢功能的外在表现。卵巢中有卵子正常的发育、排出才能引起子宫内膜周期性生长、增厚、脱落,即表现为规律的月经。当卵巢储备功能下降时产生卵子的能力减弱或卵子质量下降,常常表现为月经提前、月经量少、月经错后、甚至月经数月不行。中医常讲调经助孕正是这个道理。因此,在中医妇科学中,优化“种子”,重在调经。

再论“土地”。《女科经纶》中所说“择地”可以理解为子宫内膜。受精卵在子宫内膜中着床就像农民在农田中播种一样。“土壤”肥沃则接受胚胎的能力强,“土壤”贫瘠则接受胚胎的能力弱,即便怀孕也易出现流产。所以“择地”在于恢复子宫内膜正常的环境。子宫内膜环境差是导致女性不孕的重要原因。由于造成子宫内膜环境差的病因不同,治疗方案也不同。首先诸多排卵障碍性不孕如多囊卵巢综合征、卵巢储备功能降低的患者,常常子宫内膜环境也不好,治疗仍应以调经为主,月经调畅则内膜自然改善。其次常见的如子宫肌瘤、子宫腺肌症、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患者,子宫内膜环境亦不佳。就如前文所引用古文所说“四曰投虚,虚者,去旧生新之初是也”,“土壤”空虚则容易接受胚胎,如果瓦砾丛生,胚胎必然难以生长。治疗之法自当“去旧生新”,往往先散瘀消癥改善子宫内膜环境,继而养血益精、调经促孕。另有子宫内膜结核、宫腔粘连等因素导致的不孕症,处方用药虽与子宫肌瘤、子宫腺肌症等不同,但总体原则也是“去旧生新”。

最后谈“时机”,时者“精血交感之会是也”。“时机”表面看来指时间,古人称为“氤氲之时”、“的候”,现在我们称之为排卵期。女性卵子成熟后自卵巢排出,于排卵期前后同房才有怀孕的可能。古时对于“的候”的描述颇为神秘,而现在我们有很多监测排卵的手段,如基础体温、排卵试纸、B超监测排卵等,皆可酌情采用。如今,我们理解“时机”更应从“交感之会”的“会”字上下功夫。精卵结合不仅需要时间适宜,也要考虑空间因素。临床中,因盆腔炎症导致的盆腔粘连或输卵管堵塞比比皆是,若女性卵子自卵巢排出后无法经由输卵管与精子相遇,又何谈怀孕?因此,中医药治疗盆腔炎症,改善盆腔环境,能为“精血交感”创造有利之“会所”,再辅以卵泡监测,才能掌握妊娠“时机”。

如今,“试管婴儿”技术的出现,已经近乎完美地解决了“时机”问题,但胚胎反复移植失败的患者仍不在少数。其原因无外乎“种子”或“土地”问题。清朝一位叫陈修园的名医,在他的《女科要旨》中写到:“腴地也不发瘠种,而大粒亦不长硗地。”也就是说不好的种子即便在肥沃的土壤中也无法发芽,好的种子在多石贫瘠的土壤中也无法生长。中医药治疗可以很好的帮助反复“试管”失败的患者。根据辅助生殖技术的促排方案,中医药有相应的填精养血、益肾助孕之法,不仅能改善卵巢功能,增加取卵数量、提高胚胎质量;同时改善子宫内膜,提高移植成功率。在不孕症的治疗中,中医药大有可为!

(注:金哲专家出诊时间:周二下午  出诊地点:专家门诊部)